张光荣 散文——《雁门关,千年的咏叹》-ceo彩票平台

ceo彩票平台

<ins id="KOBHD"><col id="KOBHD"><audio id="KOBHD"><rp id="KOBHD"><mark id="KOBHD"></mark><param id="KOBHD"><figure id="KOBHD"></figure></param></rp></audio><embed id="KOBHD"></embed></col></ins>

    <hgroup id="KOBHD"><caption id="KOBHD"><tbody id="KOBHD"></tbody></caption></hgroup>

      <li id="KOBHD"><address id="KOBHD"></address></li>
      <acronym id="KOBHD"></acronym><li id="KOBHD"><select id="KOBHD"><dd id="KOBHD"></dd><keygen id="KOBHD"><style id="KOBHD"><nav id="KOBHD"></nav></style><span id="KOBHD"><dfn id="KOBHD"></dfn></span></keygen></select></li>
      <dfn id="KOBHD"><caption id="KOBHD"><tfoot id="KOBHD"><optgroup id="KOBHD"><ol id="KOBHD"><dd id="KOBHD"><figcaption id="KOBHD"></figcaption></dd></ol><li id="KOBHD"></li></optgroup><ruby id="KOBHD"></ruby></tfoot><video id="KOBHD"><rt id="KOBHD"></rt></video></caption></dfn><strong id="KOBHD"></strong>
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KOBHD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2. 文苑撷英

            张光荣 散文——《雁门关,千年的咏叹》

            来源:ceo彩票平台 时间: 2019-02-03     点击:1803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雁门关,千年的咏叹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你不是一般意义的关,每一座连绵不绝的山峦,承载的都是你的幽咽;你不是一般意义的城,每一处倾心相拥的狼烟,记忆的都是你的呐喊。——题记



            眼前是连绵不绝的群峰,镶嵌群峰的每一处关隘,都是狼烟四起战场。

            战马嘶鸣着、跳跃着。一排排冷箭,不停从城堡的箭楼向外射杀,狙击匈奴的偷袭。箭光了,迎击敌人的是巨石。巨石抛光了,还有隆隆的炮火伺候。

            顺着浸泡鲜血的城堡行走,点将台下的是赵武灵王率领将士厮杀的威武。尽管将士们在一次次刚烈的冲锋中延误了归期,但他们的忠心可鉴。

            狼烟已经点燃,战鼓在急促地律动。剩下的唯有义无反顾地冲锋。李牧穿着战袍,自信地在城楼上呼喊,将士们身披铁甲,威武地舞动着战旗。

            雁门关啊,你不要哭泣。五代十国,宋辽金元数百年用血泪浸泡的山河,雕琢的不是长歌当哭,不是马背民族的风华记忆,而是突厥人在陡峭山崖上留下的断魂。

            让时光穿越过雄关漫道,让思绪穿越过亘古岁月,阳光刺破云端的每一个瞬间,盘旋的都是永恒。 



            掀开历史的画卷,不知你可曾感悟到战争蕴藏的大爱。

            雁门关啊,你不是一座普通的城。历史记载的应该是一座用血肉构筑起的长城。

            李广率领的铁骑 ,昭君出塞的悲呛,薛仁贵赫赫的战功,杨家将寡妇们倔强的厮杀,慈禧太后屈辱的留痕,一串串故事,记载的都是朝代更迭的荣辱。

            历史是一面巨镜。浸泡在漫漫的历史长河回眸,谁是配角,谁又是主角?雁门关啊,这座铭记历史的城,应该不会忘却历史的煎熬。因为,忘却历史,就意味着背叛。

            仔细聆听远方悠长的驼铃声,我们不应有恨!


            一座城堡,一抹残阳,那是岁月长河的悠长清辉。

            一片瓦砾,一处石印,那是历史印记的彼此起伏。

            屏住呼吸,站在高高矗立的关隘,仔细搜寻历史的华章,每一次感觉,都不是历史的苍白。

            将历史与现实融合,哀嚎士兵的尖叫,战马嘶鸣的奔腾,黯然伤身的思绪,无不在荣辱起伏的关隘,化作点点飞虹,点缀雄关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          让我的感官失聪,让我的心神游离。雁门关啊,如果没有李广,没有杨家儿郎,如果没有薛仁贵,没有李牧,用血洗的衣衫厮守边关的安宁,大美的山河,究竟会是什么样子。人们不敢深究。唯恐自己的灵魂堕落。

            芳草萋萋,大山无语。千年的画卷扑面而来,不知人们铭记的是历史,还是英雄的城?


            雄关漫道,沧桑依旧。将所有豪情收敛重叠的群山峻岭。沉默是被烈风撕裂的痛。

            在石阶上攀爬行走,每前行一步,都是被血泪浸泡的悠长。恍惚间,一股血性,在我的体内勃发。

            雁门关啊,不知你千年的图腾,辉映的是对长城雄伟的眷恋,还是对生命的敬重。

            八千里路云和月。朔风里,苍劲的松柏不会低头,奔腾的桑干河水不会倒流。静默里,点燃一支烟,心海涌动的是你的丰盈,你的血脉。

            雄浑的关墙,依旧倔强地挺立;硕大的磨刀石,依旧倾吐着悠长的色彩;残缺的汉瓦前,依旧是金戈铁马般地厮杀。

            抓起一把腥红的泥土,细细品味历史的厚重,一个新的王朝又是怎样无声无息在你的面前结束他的宿命?我陷入了沉思。

            雁门关啊,你是一座英雄的城。站在你的面前,我是多么渴望变成一只美丽的和平鸽,飞翔在你的上空,守望你的沧桑,你的宁静,你的美丽!

            (神木煤化工  张光荣)

            上一篇:刘丹 散文——《吾心安处是故乡》 下一篇:孙文胜 散文——《家有猪猪乐趣多》